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浏览文章

生活在“世外桃源”的野生动物

甘孜日报    2017年07月26日

——“猫盟CFCA”科考队在新龙县考察纪实(上)

岩羊

毛冠鹿

红嘴山鸦

   ■石磊 /

   蹲在村口的小河边,四周一片漆黑,村里的狗叫了几声后便安静了下来,风吹树林的哗哗声和潺潺的流水声是现在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温度并不高,或许不到10度,由于下午刚下过雨,此时空气非常湿润。“猫盟CFCA”科考队员打开手电朝着对面的山坡晃了一下,看到一对明亮的黄绿色眼睛,这是一头水鹿,用电筒往旁边扫了一下,又出现了一只,然后是第三只。亮光时隐时现,它们没有逃跑,只是在悠闲地吃草,并没有被干扰。这就是新龙,一个野生动物的天堂。

   ■猫盟CFCA简介

   猫盟CFCAChinese Felid Conservation Alliance)是由生态爱好者和科学家共同成立的民间志愿者团队,以科学保护中国12种本土野生猫科动物为目标,是目前国内猫科动物调查和保护经验最丰富的团队之一。

   在青藏高原的东南部,横断山自北向南延伸,陡峭高耸的山峰正如其霸气的名字一般。这是一座充满传奇和神秘的山脉,在其东部,拥有地球上落差最大的山峰:蜀山之王贡嘎山;在其南部,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在此三江并流。

   新龙县地处我州中部,地域面积约9000平方公里,雅砻江自北向南穿过新龙境内。雅砻江的西岸属沙鲁里山,东岸则是绵延不断的大雪山。新龙县大都为高山所覆盖,海拔落差从河谷底部的3000米直到雪线以上的超过5000米,山脊常见的高度约在4000米左右。在这个鲜为人知的地方,野生动物如同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林线以下,豹、水鹿、鬣羚、黑熊、豪猪、猕猴等典型的森林物种漫步在无边无际的暗针叶林和青杠林里;而在林线之上,雪豹、棕熊、白唇鹿、岩羊等高原高山物种则沿着雪线和岩石在山脊上行走觅食。

   吸引“猫盟CFCA”科考队前来考察正是这里丰富多彩的生物多样性,因为这里是中国猫科动物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中国有12种野生猫科动物:虎、豹、雪豹、云豹、猞猁、亚洲金猫、豹猫、云猫、亚洲野猫、丛林猫、兔狲、荒漠猫。它们分属中国的五个区系类型:全北型、旧大陆温带——热带型、高地型、东洋型,中亚型。神奇的是,在甘孜州广袤的大地上,拥有全部五个区系类型中的8——10种猫科动物。截至目前,四川省林业部门在新龙县的野外监测调查中,已经证实有豹、亚洲金猫、豹猫、猞猁等四种猫科物种存在;除此之外,雪豹、兔狲、丛林猫、荒漠猫也极有可能出现在这一地区。

   “猫盟CFCA”科考队员从北京出发一路穿越太行山、秦岭,到达成都。然后从雅安沿着川藏线一路向西,穿过郁郁葱葱的湿润森林,伴着大渡河经过泸定来到情歌传唱的康定;再从这里翻越折多山,然后一路进入甘孜腹地——新龙县。

   来到新龙县的第二天,科考队就深入到一座海拔4000米的高山,在山上徒步行走了几公里,对高海拔进行一定的适应。在山里有一座养老院,院里的老人们那黑红色的脸上洋溢着简单的笑容,欢迎着科考队员们的到来。同行的州林业局工作人员罗布江措和周丽用藏语向一位老人问道:“这里岩羊多不多。”她说:“哎呀,不多,今天没下来。”

   离开养老院,队员们沿着小路漫步时,看见了大量的岩羊、狼和狐狸的粪便。当队员们正在十分惬意地欣赏着这里的美景时,队员老蒋突然站在一块岩石上大呼小叫起来,因为一只高原兔从他身边跑过,吓了一跳。队员们随着高原兔跑过的方向,抬头向那陡峭的崖壁张望,希望能看到岩羊或雪豹的踪迹,然而只看见一群红嘴山鸦在追逐着一只乘风盘旋的胡兀鹫。

   继续前行,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队员们气喘吁吁,直到好几天以后才适应了这缺氧的环境。走在林线之上,巨大的山体和开阔的空间给人一种渺小的感觉。这时恍惚间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在动,扭过头看去,原来是3只岩羊。它们距离我们只有十米左右,刚才它们正趴在草地上休息,淡棕褐色的皮毛和环境完全融为一体。若不是因为我们的走近使它们站了起来,可能根本不会发现它们的存在。

   岩羊并不怕人,队员们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它们若无其事地吃着草。拍摄了一会儿,当队员们准备起身离去时,或许是动静太大,岩羊略感不安,于是转身往山坡下走去。看着它们慢慢地走着,它们身后是随风招展的经幡,突兀的玛尼堆,还有远处那巨大的山脉,心中不禁产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在回程的时候又看到一群岩羊,大约有20余只。这次与它们接近的距离仅有56米的地方。它们在队员们的面前若无其事地吃草,只有一只母羊抬头看了队员们一会儿。和这只母羊如此近距离接近,以至于能看清它的眼神里似乎只有一些疑惑,却没有恐惧。

   队员们曾经见过一些不怕人的动物,狍子、狐狸、豹猫、水鹿……但那都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那些动物们只是觉得自己身处安全距离之外无需逃跑而已。而现在所见的却是岩羊那如此淡漠或无所谓的目光。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队员们近距离看到了水鹿、毛冠鹿、鬣羚;远远地看到成群的白唇鹿在山顶吃草;在一处海拔4200米的山顶草甸上,一只野猪甚至鲁莽地冲向队员们,随后又在队员们尖叫声中停了下来,傻乎乎地看了一会儿后又慌忙飞奔而去。在林子里,水鹿、鬣羚的粪便出现的概率很高,斑羚、毛冠鹿以及麝的粪便也偶尔可见。

   这一地区的有蹄类种类极其丰富,在后来的红外相机监测数据中发现,在林区的四台相机仅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拍到了6种有蹄类:水鹿、鬣羚、斑羚、毛冠鹿、马麝、野猪。再加上亲眼目睹的岩羊和白唇鹿,这已经有8种有蹄类的存在。而根据林业局的走访记录,这一地区的有蹄类动物很可能达到10种或者更多。

  • 上一篇:基本医保跨省 就医结报推进迅速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