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浏览文章

头顶一抹“康巴红”新龙汉子的“英雄结”

四川日报    2019年12月03日

      在康巴藏区,有“美不过丹巴的嘉绒女子,俊不过新龙的康巴汉子”的谚语。新龙县,藏语称“梁茹”,意为林间的河谷,是甘孜州18个县(市)中唯一不与外界接壤的县,素有“康巴肚脐”之称。

  相对封闭的环境,使新龙的民族文化和传统习俗得以相对完整地传承,并逐渐形成了康巴文化中最具原生态魅力的区域性文化——梁茹文化,它反映的是康巴文化中最古老、最纯朴、最豪放的一面,如当地藏族既不过藏历新年,也不过农历新年,而是沿袭远古过“十三年节”的传统,如今,这已成为人们观察和研究藏族特殊年节习俗的“化石标本”。

  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康巴汉子,也保留着祖辈传承下来的蓄长发、盘辫子并缠上大捆红色丝线,套以象牙圈、珊瑚、银戒指做装饰的独特民俗,人们形象地称其为“康巴红”。作为新龙地区康巴汉子标志性装饰的“康巴红”,不仅是一道红色的风景,而且还有极久的历史渊源和极深的精神内涵,也是新龙男子头上取不下、替不了的“英雄结”。

  关于“康巴红”的来历,据史料记载,主要有三种说法:

  一说远古游牧时期,男子好留长发,但由于劳作不便,便用布包头。一次为抵御外来入侵者的殊死战斗,许多人头上的布都被血染红,后人为了纪念,便有了戴红发辫的习俗。一说格萨尔在新龙县噶绕山上,射死了凶悍的大鹏鸟,大鹏鸟鲜血溅洒大地,染红了男人的头巾,便有了后来的红发辫。流传最广的还是农民起义英雄布鲁曼与红发辫的故事。1848年,布鲁曼率众农奴起义,一举攻克了土司官寨。1863年,清王朝集中各路兵马会剿,布鲁曼壮烈牺牲,鲜血染红了发辫。为了纪念他,新龙汉子便在头上系起了红发辫。 本报记者 游飞 整理


  • 上一篇:道孚干群合力将迷路水鹿放归自然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