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新闻 >> 社会民生 >> 浏览文章

雪线信使 爱撒高原

甘孜日报    2018年05月17日

记中邮集团甘孜县分公司邮运驾驶组组长其美多吉

    427日,四川省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大会在成都召开。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甘孜县分公司邮运驾驶组组长其美多吉再获殊荣——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 29年的无怨坚守,让其美多吉收获了褒奖。20165月,他所在的康定—德格邮路车队当选“中国运输领袖品牌”,20174月以来,他又荣获“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称号,登上了“四川好人榜”、“中国好人榜”。

      执行任务遇袭 妻子助力康复

    20117月的一天,其美多吉在邮路上接到了大儿子因心肌梗塞猝死的电话。大儿子的突然去世,让其美多吉悲恸不已。

      经历丧子之痛整一年后,20127月的一天,其美多吉在执行邮运任务途经天全县新沟时,在一陡坡处,一伙歹徒突然从路边跳出,挥舞砍刀,举着铁棒、电棍,窜到邮车前,将邮车团团围住。

      其美多吉没有犹豫便下车直面歹徒,为了车上邮件的安全,他将歹徒引到了远离邮车的地方……那一天,他身中17刀,肋骨被打断4根,头盖骨被掀掉一块,左手左脚静脉被砍断。

      赶在身上的血流尽的最后一刻被送到医院,昏迷了三天三夜,在重症监护室被抢救一个星期后,其美多吉的命保住了。随后,他坐了3个月的轮椅,又做了大大小小6次康复治疗手术,虽然头部、背部和腿部的伤好了,可最后,左手依然无力,甚至5根手指都不能合拢,左臂也抬不起来。走遍了成都所有大医院和专科医院,其美多吉拿到的都是相同的诊断——肌腱重度粘连,复原的几率几乎为零。

     “开不了邮车,我还能干什么?!”其美多吉不愿认输,不甘心就此离开心爱的邮车。

      在漫长艰难的康复期,其美多吉常常让妻子推着他去逛汽车交易市场。看着车,想象着摸上方向盘的手感,他的心情才会平静些。

      成都一家坐堂诊所的老中医教给他一套“破坏性康复疗法”,就是将严重粘连的肌腱硬生生地拉开,然后再重新生长、愈合。左手抓住门框,身体使劲下坠,短短几分钟,其美多吉就痛得满身大汗,但每次一练就是一两个小时,一天会锻炼好几次,同时,忍着剧痛,练习捡小螺钉……

     咬紧牙关坚持两个多月后,奇迹出现了——其美多吉的左手和左臂功能恢复了!

     “有一天,我们住的地方停水了,我和妻子去别的地方提水。两个装满水的7公斤塑料桶,我试着提了起来。那是我受伤后第一次提起这么重的东西,我和妻子兴奋地都哭了……”

     “29年来,其美多吉唯一向单位提出的要求就是身体稍稍康复后即坚决提出重返邮路。”州分公司总经理李显华感慨地回忆道,话语间满是对自己这位员工的敬佩。

     “都劝我不要再开邮车了。可我自己知道,我身体好了,开邮车没问题。”回到甘孜后,领导给了他开一个月小车的试用期。结果又令所有人大呼“奇迹”,其美多吉不仅身体康复,而且成功通过试用期,又回到了雪线邮路上。

      爱心传递 情满邮路

    “别人有困难,我们一定要帮”。这是一代代雪线邮路人传承下来的“老规矩”。而对于其美多吉这个从小就热心肠的康巴汉子而言,与人为善、竭力相帮,更是不变的人生信条。

      雪山之巅,他常常充当义务“交警”,疏导车辆,调解摩擦,向外地来的司机传授经验,教他们安装防滑链,甚至干脆爬上驾驶室,帮他们开过危险路段。他甚至在一天之内帮助20多辆军车驶离险境。

     去年4月里的一天,雀儿山的春雪正下得紧。很多社会车辆被堵在了一处狭窄的斜坡上,外来的司机们手足无措。

     见此情景,其美多吉赶紧招呼同行的同事切热一起下车,给受困车辆拴挂防滑链,每拴挂完一辆,他就帮着司机把车开到百米外的安全地带,又一个个地叮嘱他们不要摘防滑链,前面还有冰雪路面,然后再踩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来拴挂下一辆,如此往复。

      高原上,每迈一步,都如负重登高;每助一程,都会气喘不止。

    “几趟下来,我累得实在动不了,感觉肺都要吐出来了,就靠在车旁边,看着其哥一次次往返,硬是把20多辆车都送出去才作罢!”切热感慨道。

      由于长时间浸泡在冰冷的雪水里,其美多吉的脚肿了起来,他又用了一大杯热水,才把喉咙里犯起的那股血腥味压了下去。

      在雪线邮路上,邮车,不止是前行的旗帜,更是生命的希望。

    20106月里的一天,快到雀儿山垭口时,其美多吉看到一个骑行的驴友躺在路边的石头上。“小伙子当时嘴唇发紫,说不出话来。人刚被我扶上车,就昏迷不醒了。”其美多吉回忆道。情急之下,他用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到了德格县医院。医生说,这么严重的高原反应,如果不是及时下山,命可能就扔在山上了。

      一路行驶,一路行善。这些年来,在“四季不长草,一步三喘气”的雪山之巅,他帮助过多少因车辆抛锚或高原反应而受困的无助生命脱离险境,其美多吉早已记不清。他在车里还一直带着氧气罐、红景天、肌苷口服液,随时准备提供给需要的人。

      雪线信使 为民奉献

    29年来,他不仅是一名邮路畅通邮件安全的守护者、路上行者生命的护佑者,更成为藏区百姓幸福的传递者。

    “在农牧民眼中,价值高的东西,只有交给邮政来运才放心。”虽然邮件增多,工作量不断增大,但百姓的信任和需要却让其美多吉十分开心。他知道,邮车穿行过的邮路已成为藏区发展的“致富路”,他更有责任让这条路畅通无阻。

     跑邮车快30年了,其美多吉只在家里过了5个除夕。“今年一定回家陪父母好好过个年。”这个曾经总被其美多吉挂在嘴边的承诺,如今却再也没有了兑现的机会——今年春节,因为工作原因,其美多吉依然没能回到父母身边。可随后没多久,他就接到了父亲离世的消息。再也不能和父母一起过个团圆年,成了他今生永久的遗憾。

     这么多年,践行着运邮、送达使命的其美多吉亏欠家人太多太多。曾经,两个儿子出生时,他都在运邮途中;小儿子扎西泽翁婚礼前一天,他还在雀儿山上跑。更让他心痛不已的是,心爱的大儿子和90岁的老父亲离开时,他都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一次次的遗憾与心痛,让其美多吉对家人的眷恋日渐深厚。妻子泽仁曲西私下里告诉记者自己的新发现——这几年来,这个以前一向说一不二、脾气倔强的男人,性格变得温和起来,每次登上邮车前,其美多吉会抱着小孙子亲了又亲,还会捋捋日复一日送他出班的妻子的头发。

     “在我生命垂危时,是企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我情绪最低谷时,是家人、朋友给我温暖,我也要给身边人更多的关爱。”其美多吉把“对得起”三字看得很重。

    “他把我当成了亲生的女儿,甚至比对扎西还要好。”提到自己的公公,一向腼腆的儿媳妇单珍拉姆,眼圈有些发红。而儿子扎西泽翁甚至有些嫉妒地向记者透露:“阿爸现在最爱的人是他的小孙孙,每次看到他,快乐得就像个老小孩。”

     在他的心目中,邮路也是一个大家庭。作为“雪线信使”的领头羊,他是师兄弟们眼中受敬重的班长、豪爽的真汉子。

     他对工作的要求绝对严格。同事登真扎巴不会忘记,有一次交接邮件时忘了清点,本以为可以敷衍过去,可其美多吉当时就翻了脸,让他将200多件邮件重新掏车点数。

      严归严,可真要是赶上谁家里有难事,不用说,这个领导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为他们替班,替他们解忧。在大家眼里,这个大胡子虽然话不多,但“落教(仗义)得很”。

    “世界就是一个大家庭,我们都是一家人。”每当和身边的藏族朋友聊天,他都要用“党给我们修路、通电,党让我们过上了幸福生活”的实例,叮嘱大家要感恩党的好。对公司新来的汉族员工,他细心照顾,经常把他们叫到家里来吃饭,“不就是多一双筷子嘛”。在他眼里,没有民族之分,有的就是兄弟情谊。

     “生死兄弟”,与其美多吉相识18年的雀儿山五道班最后一任班长曾双全,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这个被他们亲切称作“邮车络儿胡”的男人。五道班地处荒凉的“生命禁区”,经常缺水、缺电、缺菜,大雪封山时,道班工人只能用干粮充饥。

     后来,“邮车络儿胡”不只是为道班工人传递家书、送来报纸、邮寄汇款,让他们心里觉得温暖,而且每当道班生活物资得不到保障时,只要出车路过,都会捎来米、肉和新鲜的蔬菜,让他们的生活不再单调。

   “他救过我的爱人、帮过我的工友。每逢除夕之夜,他只要当班,就会给我捎来年夜饭。为了让我能看上电视,他甚至跑遍了全县给我买来卫星天线。”18年下来,曾双全早就把其美多吉当作亲人。

     而在其美多吉看来,自己所做的也是对道班兄弟的一种感谢与回报,每当遇到塌方、积雪,坚守的道班工人第一时间为他和同事们送来的一碗热水、自己都舍不得吃的热饭热菜,冒着风雪清理道路让邮车尽快通行的身影,都成为难忘的回忆。去年9月雀儿山隧道开通前一天,他最后一次开着邮车翻越雀儿山,在经过道班时,他用熟悉的喇叭声和并肩战斗多年的兄弟们道别。

    “世上只有雪山崩塌,决没有自己倒下的汉子,要是草原需要大山,站起的一定是你,憨憨的阿爸!”这首藏歌《憨憨的阿爸》是扎西泽翁最爱唱的一首歌,在儿子心中,阿爸是真正的汉子,是高原上矗立不倒的山峰。中国邮政报报道组 本网记者


  • 上一篇:我州将免费定向培养紧缺专业大学生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