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康巴传媒网 >> 文化 >> 康巴人文 >> 浏览文章

红色记忆之红军在甘孜

甘孜日报    2018年05月11日

红四方面军西进,翻越党岭雪山

红四方面军南下,实施《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计划》,惨遭失败,实力锐减,红军由南下时的十万之众锐减为四万余人。东进、南下、就地发展均无可能,于是原则上采纳中共中央所提出的上策,发布《康道炉战役计划》,决定红四方面军主力迅速西进,争取在康北地区休整补充,待机行动。

党岭雪山,位于丹巴与道孚之间南北走向的党岭雪山,系大雪山脉北段,主峰夏羌拉海拔5470米,周围群峰林立,被当地群众称为“万年雪山”。是一、二、四三个方面军所翻越的大雪山中,海拔最高的一座。从翻越的艰苦程度说,也是难度最大的一座。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的四军、九军、三十军、三十二军、三十一军约四万余人从丹巴翻越党岭雪山和牦牛沟分两路,向道孚挺进,打开西进康北的大门。

党岭雪山,再次检验了中国工农红军征服大自然,挑战极限的坚强意志。

红军入康,击溃诺那反动武装

蒋介石动用原昌都类乌齐活佛、国民党蒙藏委员会委员、西康建省委员会委员诺那,授予他为“西康宣慰使”职,率宣慰使别动队入康,企图煽动、利用当地土司、头人、寺庙上层武装力量,阻击、消灭红军。

1935年10月,诺那勾结道孚、炉霍寺庙上层等沿途阻击红军,被红军击溃后逃至新龙,被新龙下瞻土司曲噶·巴登多吉俘获。红军到新龙后,曲噶·巴登多吉将其移交红军。红军对其进行耐心的教育促其转变。诺那年迈,患病后,红军医护人员对其精心治疗。诺那经救治无效圆寂后,红军尊重其习俗,延请宁玛派僧人白玛旦主等按宗教仪轨诵经火化,并同意由原“宣慰公署”秘书长韩大载护送骨灰回内地葬于庐山。红军对诺那的宽大政策,为红军在康北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产生了很大的积极影响。

1936年4月中旬,在西康宣慰使诺那的煽动下,德格土司调集辖区五县的1500余名士兵,由军事涅巴夏克刀登率领,在甘孜西部绒巴岔之西、南、西北三个方向对驻绒巴岔的红军形成弧形包围,并不断袭驻防击红军。红二五六团为避免与其正面冲突,退守里拉村,并于当晚夜袭土兵营地,俘获带兵官夏克刀登和邓柯林葱土司大头人雀多吉登。夏克刀登被俘后,红军对其进行抗日反蒋宣传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教育,并通过他说服德格土司与红军签定《互不侵犯条约》,互相以绒巴岔为界和平共处。

红四方面军进驻甘孜后,白利寺五世格达活佛耳闻目睹红军的所作所为,深受感动。朱德总司令与他的几次促膝交谈,使他的思想发生很大变化,他深感红军是解救藏民的菩萨兵。

1936年4月12日,红军总政治部主任陈昌浩与甘孜寺仲萨活佛、白利寺五世格达活佛签订了《互助条约》,在此基础上,先后成立了甘孜苏维埃中央博巴政府以及各县博巴政府。五世格达活佛担任了甘孜县博巴政府副主席。它标志着康北以“兴番灭蒋”为政治基础的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为红军在康北休整,加强军政训练、积极准备物资,等待与红二、六军团会师,继续北上抗日,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政治环境。





  • 上一篇:藏传佛教艺术程式化
  • 下一篇:没有了